咨询电话:400-8787-666

行政机关对房屋所有权人认定错误法院判决撤销拆迁补偿协议书

文章来源:北京冠领律师事务所 阅读: 发布时间:2021-05-19 09:29 字体: [ ] 关键词:北京冠领律师事务所

  2017年4月7日,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政府发布了建设用地项目名称为长沙市某国营农场渔业分场安置地项目的《征收土地方案公告》并进行了张贴。之后,原国土开福分局发布了《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征求意见公告》和《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实施公告》。刘丽居住的房屋划在了拆迁范围内。
  该房屋于1999年11月3日由刘丽的奶奶张芸申请建造,申请报建家庭人口为3人,分别为户主张芸、丈夫刘群以及刘丽。2004年,该房屋取得房屋所有权证,登记房屋所有权人为张芸,登记建筑面积170.17平方米。张芸、刘群系再婚,在征收前均已过世。王伟为张芸和前夫的儿子,刘丽父亲,刘丽从继祖父姓。该项目征收前,刘丽为非农业户口,刘丽有一子李琦,李琦落户在外祖父王伟户口下,为农业户口。
  原国土开福分局经调查核实了基本情况后,认定房屋的合法面积为170.17平方米,将其中面积的三分之一认定为刘丽的部分并把刘丽纳入拆安人口计算补偿,其余面积认定为张芸的遗产,按继承的补偿标准计算补偿。2017年8月15日,原国土开福分局委托的开福区征拆所与刘丽签订了《房屋拆迁补偿协议书》。
拆迁
  而后,刘丽认为协议认定补偿数额错误,开福区自规局认定涉案房屋拥有合法权证170.17平方米,而在购房补助费以及房屋过渡补助费中仅仅只计算了56.77平方米合法面积,同时也未将其儿子李琦纳入拆迁安置人员,于是向市政府提起了行政复议。2018年4月28日市政府作出了维持该协议的决定,刘丽不服,提起了诉讼。
  诉讼过程中,因机构改革,原国土开福分局的行政管理职责由开福区自规局承担。
  法院首先确定,开福区自规局承接原国土开福分局的行政管理职责为本案适格被告,涉案《房屋拆迁补偿协议书》的签订具有合法土地征收审批和实施程序。
  其次,法院认为张芸于2004年8月30日取得了涉案房屋《房屋所有权证》,权证记载所有权人为张芸,没有记载其他共有权人。原国土开福分局根据刘丽系房屋报建人口之一,认定房屋三分之一的面积为刘丽所有,三分之二为张芸的遗产,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确定的不动产物权以登记生效,并以不动产登记确定物权归属和内容的原则,其对房屋权属的认定没有法律依据,原国土开福分局根据上述认定情况核算补偿,并就核算的补偿情况就涉案房屋所签订的《房屋拆迁补偿协议书》认定事实错误。同时,据王伟陈述,张芸共有四个子女,在涉案房屋应认定为张芸的遗产的情况下,原国土开福分局未对张芸的法定继承人及是否存在有效遗嘱继承的情况进行调查核实,在《房屋拆迁补偿协议书》中将涉案房屋补偿权益直接确定给刘丽和王伟,故《房屋拆迁补偿协议书》还存在事实不清,且可能损害他人合法权益的问题。
  市政府在复议过程中,也未对上述情况予以查明,其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也事实不清。综上,法院支持刘丽请求撤销涉案《房屋拆迁补偿协议书》及《行政复议决定书》的主张,开福区自规局应重新确定补偿。
  对于刘丽主张将其子李琦加入安置人员的这一诉求,法院依据《长沙市征地补偿安置条例》第三十二条规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应当自征地公告之日起30日内召开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会议,确定转为城镇居民的人员名单,经乡(镇)人民政府或者街道办事处会同当地公安部门和土地行政主管部门审核公示后报县(市)、区人民政府核准。根据以上规定,确定被征地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并作为征地安置对象的最终核准权在县(市)、区人民政府,故刘丽诉请开福区自规局重新确定其家庭安置人员,与前述规定不符,该院不予支持。
  法院最终判决撤销开福区征地拆迁事务所与刘丽签订的《房屋拆迁补偿协议书》;撤销长沙市人民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驳回刘丽的其他诉讼请求。
  律师提醒:在签订补偿协议时,要注意协议中所载明的房屋面积、装饰装修及常住户口人员等基本事实是否属实。在发现有误的情况下及时予以纠正,或者通过复议、诉讼等手段维权。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问题联系删
撰稿:秦  佳
类型:C 类稿
编辑:赵森岱
审稿:董振杰
 

行政法规
联系我们
地址:

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10号庄胜广场中央办公楼北翼15层

电话:

400-8787-666

乘坐地铁2、4号线宣武门G口出